吴羽策

公子世无双

emmmm瞎几把乱写,字丑勿怪,超喜欢林静恒的!

自戏。吴羽策

自戏。吴羽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渣,真•小学生文笔•短文
严重OOC,感觉对不起策爷的霸气


私设策爷刚进战队,因为鬼剑职业与轩哥相同,并且因人妖号形象声誉不好而被战队排挤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

“哒哒哒”键盘有力的敲击声有节奏的响起。已是傍晚,本该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幽幽亮着电脑白色的光亮
      “啧”微微叹了口气,停下了手中原本的操作。下意识的划到角色页面,看着那个短发俏丽的女角色鬼剑。不禁有些愣神,从拥有这个名为鬼刻的帐号卡起,那个熟悉是女子身影已经陪伴了自己多少年了呢?很久了吧,四年?还是五年?或者更久,那张有点冷漠但精致的脸蛋儿早已深深印在自己心中了吧。的确,用所谓的人妖号并不是所以人都能理解,甚至将近大半的人都会因此嘲笑甚至看不起自己吧。以前也动过换帐号卡的心思,区区一张卡的钱也不是买不起,以自己的水平也轻而易举就可以刷完级,不用考虑级别和技能点,可是。。。每每看到这张脸,这张自己亲手设置的脸,就这么放弃了吧。。。
     呵,自己怎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软弱了!真是讽刺,明明义正言辞的说不会换职业不会换帐号卡的,怎么就开始犹豫了呢,之前的信誓坦坦呢?都忘了吗?吴羽策啊吴羽策,明明坚定的决心怎么那么容易动摇呢,不就是两个鬼剑吗?用得着吗?努力争取不行吗?“真是的……”看着屏幕上神采飞扬的鬼刻,双手不禁暗暗握紧,略长的头发遮住了双眸。“妈的!”罕见的爆了一句粗口,用力拔出那张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帐号卡,塞进口袋,扬长而去。
     不就是同职业吗,为什么要因此放下自己所喜欢的角色,自己所钟爱的职业呢?难道就别无他法?犹豫个pi,真是可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人称真心难写诶。。。
策爷被我毁了/捂脸/捂脸/我对不起我家策爷啊。。。
这只是一篇短文
写得真是渣啊。。。我这个手残加文渣
   

队长,生日快乐


#5.13  母亲节#

母亲节快乐

同时,祝我们怂到爆的队长生日快乐

愿你早死早超生,没事别天天往我宿舍跑,活该被李迅八卦,公众场合请别叫我阿策或者策策,更别学方锐那个东西叫我吴女士,在下纯爷们。

练习的时候别嬉皮笑脸,不要天天想着妹子,实在憋得慌,就想想鬼刻,我家鬼刻还是很好看的,我相信只要你能正经点,别天天杞人忧天并偷吃小盖的零食我们虚空还是能得冠军的。

另外,李轩你再皮信不信我告诉全联盟你偷偷暗恋苏沐橙,还在宿舍贴她海报。

而且你的袜子几天没洗了你就不能勤快点吗?!整个宿舍楼全是你的臭袜子味!!!

PS:最后,还是祝队长生日快乐🎂
         希望虚空能赢,目标冠军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吴羽策

白夜

韩彬×关宏峰
这对超甜的啊,韩彬帮大关了好几次,而且小说里他俩几乎是一见钟情啊
all关(大)
就是觉得白夜里不管是小关,周巡,韩彬,刘永长还是周舒桐,佳音都超级宠关大的,一直在关心他

【七期】Trouble Maker

温翘:

给一位可爱酱的生贺(做不了第一做倒数第一没想到吧


希望这位可爱酱今年实现非常重要的目标






01


 


刘小别新购入一套漫画,总共八册,摆在小书柜里。他这个人摆放东西特别讲究顺序,必须从一到八整整齐齐,不然就会呼吸不畅。


 


袁柏清找他借阅,别哥心想大家都这么熟了,叫他不要客气自己拿,小袁果然不跟他客气了,每天晚上自己过来自助还书。八天后刘小别打开书柜,八个本子顺序变成了一五七三二八六四,处女座别哥当场疯了,单方面宣布跟袁柏清断交。


 


袁柏清在七期群里哭天抢地:别哥不理我了,别哥微信拉黑我了,别哥微博取关我了,怎么办我现在去别哥房间送漂流瓶还来不来的及啊,哎哟别哥门也锁了。


 


事情被他说得很严重,好像刘小别生了天大的气,但群里没人把这当个事。认识的都知道他俩从训练营就开始互删好友,吵得最凶的一次濒临散伙,惊动王杰希,队长按着他俩头给对方道歉。


 


七期群里以幸灾乐祸为主,大家各自发表了一些阴阳怪气的劝和言论,艾特刘小别出来原谅小袁。唐昊铁血粗糙宅男,劝架是不会劝架的,看了前因后果觉得处女座真的很傻逼,并在群里cue了刘小别:多大点事,你有毛病吗?一直窥屏的刘小别气得冒头:“唐昊来pk,我打死你。”


 


这可谓是一个获得原谅的绝佳机会,袁柏清立刻挺高兴说:别哥我奶你啊别哥!七期两个治疗向来整整齐齐,袁柏清一站队,徐景熙自动被拖下水,分配到对面,一场2V2蓄势待发。孙翔一看有架可打,竞技场激情开房:“不如3V3,算我一个,再随便来个人。”


 


这一架目测要打到明天,群里人纷纷跑路,头像瞬间灰了一半。唐昊抓住没来得及假装下线的邹远:“就决定是你了,组我小号id唐五行,哥带你超神。”


 


李华今天结束训练主动跑腿,帮楚云秀去门房取快递,回来的路上心情愉快,哼了一点小曲(暗恋中的人真的很没出息)。他一上线,看大家又在买定离手,问:这是谁跟谁又打起来了呢?


 


七期不像四期六期,当中有特别会social的粘合剂,也不像三期五期整体气氛平和。他们这群人像一群摆放在一起的汽油桶,不管谁跟谁吵了一点什么架,最后总变成聚众斗殴。最开始斗殴是纯斗殴,每个人都是冷酷的杀手,后来大家感情升华了一点,斗殴变成一项饭后消遣。


 


林枫为李华讲解今日阵容:刘小别&孙翔&袁柏清vs唐昊&邹远&徐景熙。李华皱着眉毛想了半天,难以取舍,慢吞吞打字:那我先押一个昊哥吧,你们加油啊!


 


 


 


02


 


孙翔老早之前在猫舍订猫,排了大半年队终于抱得猫猫归,欣喜之余拍照上传社交网络。微博上粉丝极尽溢美之词,夸他们人帅猫美命中结缘。孙翔美得不行了,往七期群里扔了段猫猫跳舞小视频:羡慕吗?


 


唐昊点评:美女与野兽。


 


孙翔立刻剑眉倒竖了:不要用这种娘炮词汇形容老子!而且它也不是野兽。


 


杨昊轩急忙打圆场,翔哥,翔哥不是的,你理解错意思了,昊哥是说猫美女你野兽。


 


他们立刻又要去竞技场开房,一场大战箭在弦上了,七期好人邹远突然出来转移了一下话题:“翔哥有猫了,这是喜事啊,我们要不要趁这个机会线下面基?”


 


这事有先例可循。大约一年前,李华在俱乐部附近捡了一箱小奶狗,联系了当地救助组织领走三只,自己留下一只。群里为这个事举行了七期第四次大型线下友谊交流会,地点就定在李华家,客厅里挂条横幅:热烈祝贺李华同志喜迎爱犬。当天徐景熙有事来不了,他们订横幅的时候顺便给小徐做了个裱框大头照,吃饭的时候放桌子上,大家轮流敬照片一杯,聊表思念之情。


 


徐景熙在群里看见了,气得飙粤语:搞咩啦,好似我死咗一样。黄少天凑过来看了一眼,用普通话说:我觉得还好啊,很像某种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感觉,你们七期真是情深义重!


 


 


现在要庆祝孙翔喜迎爱猫,首选自然是去S市,但是孙翔只住宿舍,而且沉迷训练,根本没有摸清该市情况。刘小别就说,这个季节热得不行了,去K市避暑我看很不错。


 


这话说完邹远就疯狂青蛙甩头。这里有一段黑暗的回忆:他们第一次去K市,邹远临时被战队拖住走不开,拜托唐昊尽一下地主之谊,带大家先去吃饭。G市吃货徐景熙说想吃菌吃菌,所有人都同意了,唐昊负责找馆子。唐昊这个人前面说过了,钢铁宅男,生活经验基本为0,功课也没好好做,随便带他们去了一家店。大家吃到了许多没见过的菌,很开心,半小时后集体出现幻觉。


 


姗姗来迟的邹远站在包间门口给于锋打电话:锋哥救我。于锋急忙询问情况,邹远描述现场:我推开门,就看到他们在里面握着空气划船,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,还分了两个声部,太可怕了,我当场吓得倒退进急诊。


 


于锋在百花也待了一段时间了,知道是吃菌惹的祸,很快开了车赶到现场。两个人两台车把一群人拖去宾馆。到了地方,刘小别警惕地指着宾馆大堂说:小心!里面有熊。大伙一看好多熊,扒着门框死活不肯进去。


 


“不许来K市!”邹远回想起这段噩梦,整个人变得凶巴巴的,“再来我自杀!”


 


大家对当年的事情心怀愧疚,看邹远要进行云跳楼,七手八脚隔着网线阻拦。最后聚会地点还是定在了S市,孙翔除了东方明珠和外滩咩都不知道,连夜做攻略,眼睛下面浮现一点点乌青。


 




 


03




网路上通常把一到五赛季的选手称为前辈,六赛季往后算后辈。“我们一般都会比较照顾后辈。”黄少天在一次采访中说,“但是七期是真的很欠扁。”


 


这句话立刻被好事之徒拿出来挑事,媒体综合比对,进行了一些深挖,发现七期确实非常神奇:以一期之力承担了大部分挑衅前辈和绝大部分被前辈教做人的情节,堪称后辈组胆识之巅。


 


“我发现好像确实是这样。”李华关掉网页,依次艾特出三个人:“翔哥,被韩文清cue过。昊哥,被王杰希the one过。别哥,被黄少天双手比中指过。”


 


完了以后得出结论:“获此殊荣还有谁!可见我们七期真的是腥风血雨的男人。”


 


李华说的前两件事大家都知道得很清楚了,第三件由于当时导播切镜头太快,很有一些人没有注意到。邹远要求详细讲一讲,在场群众七嘴八舌进行前情回放。


 


袁柏清直拍桌子:别哥太冤了!大家都没有看到比中指,只看到他剑指黄少天,黄少天粉丝我们都知道的,浑身是嘴,那段时间天天叭叭我们别哥。


 


徐景熙立即挺身相护:那我们黄少真性情呗!


 


刘小别不是往日的跳脚小刘,听闻往事,云淡风轻挥一下手:都是过去的事,不需要再提。袁柏清挺惊讶,觉得刘小别是不是变佛了很多,李华这时紧接着又复制粘贴了一个网页:我又翻出来一个东西。


 


这回是唐昊跟林敬言的往事,林敬言随霸图第九赛季杀入总决赛,媒体拿这事问唐昊的看法,意图挑事,昊哥当时的发言堪称金句:我没有什么想法。我是为了顶点而来的,不是为了盯着特定的某个人而来的。


 


“我记得当时昊哥为这句话被骂了几十栋高楼吧。”林枫心有余悸,“我看话说得挺好的,现在人就是不喜欢直白。”


 


唐昊也不是往日的暴躁小唐,情绪稳定:过去的事,无所谓了。




孙翔这时候冒出头来。目前进行的话题最好招惹的就是翔哥本人,一己之力跟叶修肖时钦周泽楷众多大佬搅合在一起,恩怨情仇可以撑起半本书。孙翔问:你们在聊什么啊?杨昊轩告诉他:“在说媒体管我们叫Trouble maker,史上最能惹事的一期选手。”




孙翔还是当年的耿直小孙,仔细咀嚼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:我觉得这是在夸我们吧,挺好的,这是好事啊。